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0579-82319299
  • 人文金华
  • 金华历史
  • 金华特色
  • 金华风俗
  • 当代金华
  • 首页 > 人文介绍 > 金华风俗

    龙灯

            龙灯会是金华最具特色的民间艺术娱乐活动,人们通过迎、灯,以示驱邪除瘟,去灾祈福,求五谷丰登、人畜平安。日时灯会都在元宵举行,因此,元宵节又称"灯节"。一般于农历正月初十起灯,廿日散灯,十四、十五、十六三日最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 旧时迎龙灯,程序繁琐讲究,禁忌尤多。扎制龙头之竹,必须"偷"。其"偷"法,察准适 用竹后,至夜集人砍之。砍毕,于竹根处放上红包,鸣炮而去。新制的龙头板和桥灯板"偷"法 亦然。被偷者领取红包,不管补偿如何,引为吉利,从不责怪。龙头经精心扎糊和彩绘完毕,用两方小红纸障目,待迎灯之日行"出位"仪式将龙头抬至厅堂,案上供奉五谷、糖果、糕点, 由道士"请龙神"后,才启去小红纸,曰"开眼"。尔后,村人香烛朝拜。迎龙灯者须火浴净身,然后扛灯桥,放火炮"出门"至旷场,使全村灯桥相接,整条龙、灯齐全,才出发上本保殿,意 为会诸神。村坊越大,灯桥越多,灯队就越长。再后,按俗定路线游龙。游龙时,队伍最前列为德高望重的老人,手捧香盘,上置香炉的蝴香者,次为挑"火炮担"、"蜡烛担"者,再次为扛 "双头锣"及"虎头牌"者,后才是龙头。高擎鱼、虾、蟹散灯的孩童无禁无拘,可占执香之前 ,可伴灯桥之侧,亦可随龙之尾,谓"巨龙出游,虾兵蟹将开路、护驾",龙灯游田野,称"踏青、"察麦"。人众路窄,不免踩坏麦苗,然无人责怪。游龙时,要"跳灯"、"团灯"。
            正月十五是元宵节,当晚全城各家各户团圆饭都吃得比较早,凡准备按龙的家庭纷纷将正门大开,摆上香案,备好酒菜,当街的家家户户门口挂各式自制的花灯,如十二生肖动物灯、四季鲜花灯、戏剧故事人物灯等。8时以后,龙灯从龙头开始,龙身、龙尾在主人堂屋转一圈出来,以祝来年吉祥如意,主人家还要燃放鞭炮迎送龙灯,此时全城各处锣鼓声,鞭炮声,喝彩声此起彼落,响成一片,有时,好几铺狮班和龙灯起挤在门口,鱼贯而入,热闹非凡,10时左右,玩龙灯人喝得酒酣耳热,开始在闹市区舞耍龙灯,并高声吆喝:"花来哟"。这时,从围观的人群中突然有人对着龙头燃放花筒(一种用火药填制竹筒火炮)刹那间,火花喷射,烟腾四起,有人拥挤、有人躲闪,耍龙人边舞龙边扎燃烧的龙,龙灯挣扎逃窜,嘘花者紧追不舍,有时候,好几个花筒同时对准一条龙喷射,火花落在耍龙人赤裸裸的胸背上,十分精险刺激,据说乡村的龙灯被烧得越厉害越好,因为可以给来年带来风调雨顺,否则,寨里的人是不愿让龙灯回家的,这样的狂欢活动一直要到次日凌晨3时左右才告散场。但苗乡男女青年的对歌"游方"活动则会持续到红日东升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道情

            金华道情又称唱新闻、劝世文。是一种浙江省的汉族说唱艺术。它与杭州小锣书、温州鼓词、宁波走书、绍兴莲花落合称为浙江省五大地方曲种。从明朝至解放后的五六十年代,一直是金华民间喜闻乐见的文娱活动。它是一人多角色坐唱式单挡说唱艺术。唱一段加几句说表,配上简单的动作,即所谓"艺人一台戏,演文演武我自己"。伴奏乐器极为简单,仅一个情筒和两块竹板。 金华道情是最受金华民众欢迎的一种汉族民间曲艺形式。道情在金华流传可考的历史至少已有三百多年。

            道情是我国曲艺的一个类别。渊源于唐代的《承天》《九真》等道曲。南宋始用渔鼓、筒板伴奏,故又称道情渔鼓。至清代,道情同各地汉族民间音乐结合形成了同源异流的多种形式,如陕北道情、江西道情、湖北渔鼓、四川竹琴等。道情多以唱为主,以说为辅。有坐唱、站唱、单口、对口等表演形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金华道情是旧时代盲艺人艰难生存状况的产物,也是时代的产物。在交通阻塞、信息封闭的年代,走村串户的曲艺艺人充当着信息的媒介,成为旧时代农工士商、村夫民妇接受教化、享受艺术的主要来源;在抗日战争时期,金华道情是新文人唤醒民众的号角;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,金华道情继续为我国经济建设鼓吹呐喊。金华道情是下里巴人,在渔鼓和简板“吉彭吉彭吉吉彭”的热闹声里,金华道情谴责邪恶,劝人为善;金华道情始终以大团圆结局,给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民众一种生活的信念和期盼。经过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的传承与创造,金华道情的艺术宝库已经异常丰富。道情是悭锵的,很少有一种曲艺形式能像金华道情这样,富有几百个曲目,其故事都源于金华民众的生活经历,取材于发生在金华的社会新闻。

            从全省30多个曲种乃至全国数百个民间曲艺种类看,像金华道情这样在一个地区范围,有那么多以发生在当地故事编唱的曲目,实属罕见。这些口头文学作品是金华八婺宝贵的文化遗产,随着民间艺人的减少,亟待抢救。